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
第八章 沪上的文物贩子    文 / 血蝠 更新时间: 2018-07-04 22:58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这是个进口的老保险箱,铜质铭牌上清楚的刻着“1951”,还有两排俄文字母。双盘密码锁加双孔四角钥匙,姐夫还打开让看了看钢板厚度,这会的毛贼百分之八百只能干瞪眼!

    “这保险箱据说还防火,不过你姐心细,房间里放衣服的柜子都搬副房间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就算万一着火,主房间里着起来也不会温度太高——姐姐全部家当可都在这个保险箱里了。

    保险箱容积很大,里面除了几个银元、一个金戒指和几本整件之外,还有四个棉布袋。

    “都是两块的?”张楠转头问表姐。

    “都是,一共12捆,两万四。整箱的银行里有,我没敢要。”一箱十捆,外边包着厚牛皮纸,不开包看不到里边的钱。别说姐夫,张楠也不敢要。

    说着姐夫还打开了一个口袋,四捆“车工”老老实实在里面。

    整捆的“车工”,连张楠在2o11年都只是听说过,没见过,至少三百万一捆!全品比旧的值钱,整刀更贵,整捆又上一个台阶。至于整件(就是整箱)的“车工”,大概只有人民银行总行仓库里有了!

    心里一算,“尼玛,至少三千六百万!”

    表姐夫18岁当兵,干过侦察兵,后来因为负了点伤转成了汽车兵,79年打完对越自卫还击战后专业。表姐也是18岁高中毕业就参加工作,从16块钱一月的学徒工干起,两口子78年结的婚,这些年能存下这么多钱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!

    要知道8o年前一个老工人也就四十几块钱一个月,驾驶员脑子灵活的杂七杂八加起来能搞个一两百。张楠知道物资局的驾驶员们这两年每个月基本上能搞个每月四五百,表姐一个月工资加奖金也有一百五六,但存下这些钱还真不是一般的牛叉。

    “姐、姐夫,这些钱不要动。要是家里有个急用的,我那有,这几个月倒腾东西赚了好几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应急用的钱备着呢。和熟人说了,只要你说的什么新钱的消息一出来,就把手头所有钱全换了,你的也到时候拿过来一起去换。”

    和姐夫姐姐说过收藏的重要性,他们懂着呢。这“车工”虽然要到92年银行才只收不付,但估计再过一两年要换整刀的就难了——似乎明年第四套人民币就开始印刷。

    看到保险箱里头还有地方,“姐夫,我那有个值钱的罐子和些银元也放你们这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要不现在去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楠前大半年弄来的“存货”都封进墙里了,这次带回来的还是放姐夫家保险。

    “看来也得想办法去弄个大保险箱。”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没骑车,半小时后两人就打了个来回,将放着瓷罐的纸板箱和一包银元全放进保险箱里锁好,家里那些棒槌估计是就算招贼也懒得拿走。

    这年月贼不多,而且张楠家院墙上还插满了碎玻璃,这样的人家贼一般都会避开,犯不着冒险。但为了以防万一,张楠在床头柜里随时放着几十块钱,就防着贼不走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办完事,早早吃完中饭,丁科长让局里的司机帮忙,开着辆老掉牙的嘎斯69把张楠送到了食品公司车队停车场。

    这待遇不错,嘎斯69虽然老土,可全县这会只有5辆小车:两辆北京吉普在县委县政府,物资局有一辆嘎斯和一辆北京吉普,还有一辆老嘎斯在二轻局。张楠坐的这辆老爷车,连县政府都常要来借。

    八吨的老解放,装满满一车花生,三百多公里加上半路吃饭,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到沪上城区。半道上张楠还代司机老钱开了三四个小时,让他睡了一觉:张楠有驾照,15岁时表姐夫就教会他开车了,修车也能来几手。上半年干脆花了点钱,托人想办法从公安局里弄了本驾驶证出来,拿个驾照这会说难也难,说简单就是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每晚1o点后的沪上就是最繁华的南京路大货车都是随便开,这在3o年后的沪上“魔都”那是完全不可想象的!

    因为已经提前打好招呼,司机老钱半夜里轰隆隆的开着重载货车,先把张楠送到华东电力局,取了火车票。又把他送到了火车站边的沪上铁路局招待所,这都过了半夜12点了。

    告别老钱,他还要连夜去卸货。

    凭着介绍信和软卧火车票,顺利弄了个小单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也没带包,空着双手挤公交车,熟门熟路的赶到会稽路古玩市场,操着口前世练出来的带点京味的普通话,找到前几次来这里晃悠淘货时认识的票贩子。先付了3oo块定金,约好两三个礼拜后在老地方碰头,至少给准备一万斤全国粮票。

    这会沪上会稽路半地下形式的古玩市场里鱼龙混杂,但只要是熟悉的大客户、老顾客,玩黑吃黑的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谈妥粮票的事,姓王的票贩子还介绍张楠认识了个玩古钱币的贩子。

    因为会稽路市场完全就是地摊形式,还老被公安、工商查,三个人就约了在路边一家小吃店里谈。

    来人是个沪上本地人,四十多岁,也姓张,长得瘦瘦小小一点不起眼。

    “老弟大手笔!”听到今年年底会拿五百枚以上的银元来交易,这钱币贩子老张直接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老张,我喜欢龙洋,要好品相,存世量小些的更好出手。老哥你那有没有?”

    张楠不仅买,还要出手:打算到时候把大路货的普通品种袁大头、小头、站洋、坐洋和鹰洋什么杂七杂八的全处理了,只留下好品相龙洋和各种稀有品种。

    都是行里人,不用多废话。“有,不少,就是价格稍微高些。老弟你说今天有事,我现在给你拿过来,大概半小时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来得及,过会还在这里碰头,我先去逛逛。”边吃边谈饭都吃完了,先去晃荡一圈。

    这地方重生后每次来沪上出差或等车,只要时间来得及都会来转转淘货,几趟下来熟悉得很。不过前世到上海可不逛这里,因为到了1988年,会稽路的摊贩就被强制性搬迁到“浏河路旧工艺品市场”去了。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猪八戒看吧(43kb.com) 手机版:43kb.com/wap_touch】
网站设计开发者 QQ:1981-25-5858 淘宝店铺:669977.taobao.com 官方商城:www.669977.net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